一件无法解决的事情

 → 微信公众号:5time语录,可通过微信搜索关注 ← 

 

身为一枚女汉子,我有一件一直无法解决的事情。这件事对我平日的生活并没有影响,所以我一直就扔在那边由着它去。我一直认为天道酬勤,通过充分的努力或者是后天的技术也许我可以克服它。但是现在我才认识到,我太天真了!



事情是这样的。



从小到大,有很多人都告诉我我非常的不上镜,非常的不会摆表情,我拍照非常的不自然,拍出来的效果基本上跟脑子帮门夹到过的效果差不多。身为初生牛犊,我坚定的相信这些都是那些心怀鬼胎的人编出来欺骗我的谎言!明明是你们设备和技术不到家,怎么能怪到我头上呢!



直到这次去加州,我精心准备了多年不曾穿过的裙子(好几条呢),我发自内心的感觉我应该拍了很多很漂亮的照片。然而当我拿到照片的时候,我的反应是这样的:





为什么这么说,因为第一张跃入眼帘的照片是这样的:







我觉得这一定是一个美丽的误会,照相什么的手动那么快,抓到一些奇怪的照片总是正常的么。何况我的裙装照还没有出来呢。于是我接着往下看,看到了第二张,





瞬间我就扶桌了。我勉强支撑着又看了几张,发现结局基本都是相同的美丽。



此刻我心中塞满了对拍照人的愤怒之情。什么样的神技术才能张复一张的抓拍到这种表情!



但是,随着我往下看,一些久远的记忆缓缓在脑海重现。



在sf的某处一帮青年在各种拍照以后短暂地在草地上小憩,这时,我突然意识到不远处的一位同学正在抓拍这边三人的表情,我心中一阵窃喜,嘿嘿你们这两个煞笔都不知道他在拍照,你们一定都能来衬托本尊美丽的容颜。看我的!于是我尽我所能给了远处一个毕生以来最灿烂的笑容,几乎都能融化太阳。



效果图是这样的:


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
..............







我觉得我真的把自己给融化了。



当我费劲的回溯,这种“一拍照就会变神经病”的属性是从何开始的时候,我发现我的电脑内存里面已经存有许多失败的照片。鉴于我从不自拍(除非论文写到半夜四点钟),这些照片都是出去旅游或者应我强烈要求机油掩面帮我拍下来的。



今年寒假跟机油一起出去。身为文青他入手了单反表示非常兴奋,我也是。于是我强烈要求当他的model。



他不知道我有前科,爽快地答应了。



于是出去以后,我非常开心的问他,拍什么样的?



他说,可以先拍几张表情特写回去做四格。



我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,一般四格照应该是这样的,







当然我知道我长相与上野树理相比差距甚远,而且我也对自己卖萌的姿势也有一定的了解。上野树理可以将戳半边鼻孔的表情都做得如此忧郁可爱潇洒,让人感觉她这一姿势可能是在传递着她内心的寂寞以及宇宙的真谛。但是我想如果我戳一下右边鼻孔,大家除了“快看她好恶心噢居然把戳鼻孔的照片传上来”以外应该不会有什么其它的理解。



但是我也不想放过这个为女汉子正名的机会。



我于是想,怎么样的表情才可以在二逼中带着一点点俏皮,有点萌有点少女又让人觉得可爱呢。



撅嘴,不太好,这个表情在日常生活中用到的几率太少,难以掌控,我怕会让别人以为我嘴巴被蛇咬了。



Y字手很是煞笔,在度过单纯的少女时代以后我不太再想被人捉到把柄。



瞪大眼睛做无辜状,这个我觉得可以一试。我本来眼睛就小,也许瞪大眼睛会给别人以我眼睛本来就很大的错觉。



他说嗯,你试试吧。



我就试了。



他拍完看了看效果说,你确定你是瞪大了眼睛?



我说,确定呀。



他说,那你眼睛可真够小的。



我凑过去一看,是这样的:







我马上踢他。我说你大爷的怎么给我拍成这样啊。我说重拍,知道你技术烂不知道你技术这么烂。



他说好好重拍重拍,你想怎么拍?



我想了一会说,我做几个萌一点的鬼脸,你给我拍好点。



他说我帮你连拍吧,拍多点总有一张能看的。



我说好。



拍之前我脑补了一下觉得拍出来应该是这样子的:





然后拍完了他用拿看大便的表情看我。



连拍是这样的:





他说,居然还真没有一张能看的。



我说,你妹,多年不卖萌所以生疏了。



他说,你确定你对萌的定义跟正常人一样?你确定不是面瘫或者羊癫风?



我说,你技术问题又怪我头上。



他说,不过你鬼脸做得好敬业。



此事又让我想起当年在离开日本的时候让庾里翔帮我拍了一组照片。身为自由摄影师以及帮柯艾拍片等等不论,我猜想他的技术应该过关了。他拍照的途中多次叹气,最后他手把手来教我怎么摆姿势。他说,你看,你要肩痛(以手抚肩弱柳状),胸痛(以手按胸眉头微皱西施捧心状),头痛(以手推额忧郁沉思状)。



我说,我做不来呢。这么娇弱怎么行。



他说,那你怎么办。要不你做个缓缓转头的表情?



我说,噢哟这样好不自然啊!



他说,那你想想你前男友?或者你爸妈?他们要在这你会是什么表情?最好眼眶微微含点泪。



我说,我试试。



然后他给我拍下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张照片:







这张照片短暂地把我想整容的想法打消了。



然后他说,嗯感觉不错,转个头看看?







他沉吟一会说,不如你以后朝人说话永远不要用正脸?



其实写到现在我差不多把槽都吐干净了。但是在最后,有一件事,我一定要把它吐出来。



在几年以前,我收到了一件生日礼物。



是一个杯子,陶瓷杯,外表是单纯的红泥色,朋友的附言说在杯子里面灌上热水,杯子外面就会有图案浮出来。



我非常开心。



我倒进热水。搬了椅子坐在桌子旁边等图案缓缓显出来。



然后开始想一些久远的时间的长河里的事情。



红泥色渐渐褪去,先从杯子底部开始,一圈圈蕴上去的白色。



看出来大概是不知何时拍下来的一张照片。



我更加感伤,心中泛出无从回溯的惆怅。



图案又显出来了一些。







....



...



毛衣的纹理不错,这么有腔调的毛衣只可能是我的。







愁思中的我突然清醒过来,为什么我看到了喉结==。



然后图案就完全出来了。



..







我瞬间泪流满面。



看着那个杯子我实在是难以下手。朋友附言的反面还有一段话:对不起,找了好久,这张是最好看的了。



最后我只想说,每当写论文写到半夜我开始翻漂亮妹子相册时,并不因为我是个二缺。



我只是想告诉自己,长得太丑就只能安安心心的写论文。



还有众机油,我绝不怪你们。



吐槽完毕我复习考试去了。